搜索

电报中的上海1949 解放上海地下党在做什么?

gecimao 发表于 2019-06-10 18:56 | 查看: | 回复:

  “长胜同志:上海解放日愈迫近,接管的准备工作应当变为你们今天的中心工作。——刘晓”

  这封电报,是1949年5月2日,身在丹阳的中共中央上海局书记刘晓发给留在上海的副书记刘长胜的。

  刘晓在电报中要求,“很好的保存现有力量”,并具体指示了怎么配合做好接管工作。首要的一条,是“具体组织各阶层力量,以各种方式来保护各种生产机构、财产、物资、码头仓库、交通工具、机关、学校等,不遭敌人破坏与流氓抢劫,并须保存档案收集材料,靠发动群众具体调查隐蔽物资,安定职员情绪,以待完整有系统的移交”。

  “间谍、情报工作,只是地下党工作的一小部分。”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斗争研究中心主任朱华说,地下党从事最多的工作其实是发动群众,做群众工作。

  中共中央转移出上海后,上海地下党并未停止斗争。1947年1月,中共中央为更有力更有计划地领导蒋管区群众的爱国民主生存斗争,决定调整蒋管区党的组织系统,成立中共中央上海分局,书记刘晓。同年5月,中共中央又决定将上海分局改为中共中央上海局,管辖长江流域西南各省及平津部分党的组织和工作。刘晓任上海局书记。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上海地下党已经在考虑怎么迎接解放。陆象贤,上海地下党的一员,1949年1月从上海撤到香港,进入香港学士台上海地下党干部学习班。他曾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学员们反复学习为新华社写的1949年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和接管济南、石家庄等城市的经验。

  “当时,我们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上海解放的日子近了,都准备回上海去接应人民解放军。我们讨论了如何迎接解放。但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迎接上海解放中究竟将承担什么样的任务,都等待组织上安排,每人的心里又兴奋又焦急。”陆象贤回忆说。

  解放前夕中共上海局和上海市委部分负责人合影 右起:刘长胜,沙文汉,张承宗,吴克坚

  1949年1月10日,中共中央上海局发出《京沪一般形势的特点及当前的基本方针与我们具体工作》指示,动员地下党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投入到为解放上海、接管上海的伟大斗争中去。指示对接管工作提出:“头等重要意义的事,就是要具体的进行调查研究,为将来接收与管理准备好材料及初步意见。为着有效地进行这一工作,应该把调查工作由少数专人负责的习惯,转变为全党全群众团体一种经常工作,渗透到日常工作中去。”

  地下党斗争史专家鲍世宰说,当时上海地下党对全市政治、经济、军事、工厂、企业、机关、团体、学校、地区、郊县等各方面情况,进行大量和系统的调查研究。“沪东、沪西、沪南、沪北、沪中、新静长、北郊、徐龙、浦东9个党的地区委员会贯彻实施,从每一个大区委,下属各分区委,直至基层支部,层层负责,全党动手,专人集中整理,每天逐级上报。”

  调查内容包括:的党、政、军、警、宪、特机关和团体的基本情况,负责人员的名单、简历、表现、住址、电话;官僚资本工厂、企业、商店、大楼、生产设备、账册财务、仓库物资、人员情况。也包括:非官僚资本重要工商企业的机构、人员、设备、生产、销售状况,和敌特活动。还有,公立和控制的学校、医院、新闻出版单位和文化、教育、卫生团体的基本情况,设备、图书、仪器及敌特活动。军事调查方面,对沿江沿海和上海周围的军守备兵力、布防、工事结构及其南逃计划等。

  调查细到什么程度?鲍世宰说,战犯的住宅,警察的岗亭、大楼的制高点,桥梁河渠,甚至是保甲组织、地痞流氓、破坏分子的分布等,都逐一标识,绘制成地形图。

  陆象贤回忆,当时刘晓与他在香港碰头,交给他一项紧急任务。要在尽快的时间里收集上海的经济资料,作接管上海的准备。他说:“上海解放后,恢复和维持生产需要多少原材料,几百万人口需要多少生活资料,我们心中要有个数,你研究整理出一个基本资料给我。”陆象贤接受指示,在九龙千家驹经济研究所看资料,又收购了有关上海经济资料,还了解了四大家族通过香港外逃资金的情况。“以后,我跟随刘晓到了北平,才知道这是他向中共中央和主席汇报迎接上海解放的一项内容。”

  根据鲍世宰的研究,纺织系统的党组织发动党员和党外人士,收集到了官僚资本最大的企业中纺公司的有关设备、人事、资财等全部资料。

  “有些工厂的资料极为细致,包括各厂从敌伪到时期的演变,包括厂长到技术人员的全部名单、设备、生产、品种、数量、原材料、开工班次,以及工会组织、理监事名单、政治情况等。”鲍世宰说。

  保险公司的党员和党外干部,通宵摘录保险业务卡片上记载的企业名称、仓库堆栈、房屋建筑、里弄门牌、财产物资等资料,三天之内送到上级党委。还收集到同保险业务有关的,标有房屋层次、建筑构造、大小马路、街道里弄等内容的市区街道地段详图,又将调查到的军事和资财的数字标记在其中。

  “同志们想了很多招数,以本厂、本校、本单位为基准确定方位,进行步测目测,甚至动用测量仪器计算距离。”鲍世宰说,有的装作锻炼身体,来回慢跑,记下目标。有的把铅笔头和小本子放在衣袋里,边走边记下数字。有的故意把球打入观察目标的围墙,托词寻球入内。或以借打电话、借上厕所、借口找人等方法,到里面进行观察。

  爱国女中两位年仅16岁的党员和同学一起,把规定地区的“活弄堂”和走不通的“死弄堂”摸得清清楚楚。上海女中的同志装扮成香客,到一座庙内了解驻军的情况。复旦中学的一位党员在察看一座大洋房时被两个大汉喝住,他机智地脱身,却由此证实了一处可疑机关。

  《中国上海史》记载:这些材料通过各级党委,汇集上报到中共上海市委,由市委统一保存,另送一份至解放区,由中共中央华东局有关部门编印成册。华东局编印的上海接管资料有《上海概况》、《上海各团体》、《上海各种公用事业概况》及上海地图等多种。

  “所有这些宝贵资料,都是地下党的同志们用血汗和心力换来的,它们在接管上海这座城市的工作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鲍世宰说。

  “把党及周围的积极分子,有计划的按系统分门别类组织起来”“对米、煤、棉花、纱布等重要物资,尽一切可能将其储在地点、数量调查清楚和加以保护”“形成强有力的社会力量,……使之成为各阶层应变的统一战线的组织”……在刘晓电告刘长胜《对接管上海准备工作的指示》后,次日,中共中央华东局电告刘长胜《对沪局工作指示》。8日,刘晓、刘少文以中共中央上海局名义给刘长胜、吴克坚、张登、张承宗等发出关于上海解放后会师工作的指示电。

  这些电报对上海的接管工作作了详细指示,关于中共上海地下党与解放军和解放区干部的会师、人民生活、公用事业、社会生产、治安秩序、劳资关系、保护外侨等各方面都作了明确指示。

  陆象贤回忆,此前2个月,刘晓赶到北平,当时和住在西山。刘晓到双清别墅向毛主席汇报接管上海问题。从西山回来后,刘晓找到陆象贤说:毛主席要上海的几个数字:有多少工人阶级,有多少资产阶级,有多少小资产阶级,有多少失业工人。毛主席出了一个题目,要对上海几百万人民作一个阶级分析。

  “刘晓和我连夜工作。第二天, 刘晓向毛主席交了卷。”陆象贤说,刘晓在向毛主席汇报时,还回答了若干问题:上海的工业设备和各种重要工业品产量,在全国的设备和产量中的比重;上海的交通运输业、工业、公用事业每月需要多少燃料电力,上海的发电设备容量;上海每月需要多少粮食,供应上海的粮食、燃料、原料需要多少运输工具;上海的财政税收和来源和对解放后财政税收的建议等等。

  在解放上海战役开始前,刘晓在丹阳乡间一所党校做报告,陆象贤记录。主要内容是讲中共地下党干部和老解放区干部的会师,要互相团结。地下党的主要任务是配合和协助解放军。地下党干部必须真正从思想上认识以解放军和解放区干部为主体的重要性。在新解放城市,地下党原来的任务已告结束,应当立即在思想上、组织上与解放军结成一体,形成新的组织系统来统一领导,担负起新的任务。

  据陆象贤回忆,从南京到丹阳,听到刘晓反复讲中共地下党与解放军和解放区干部会师问题,强调向解放区干部学习和互相团结。“这对顺利进行上海的接管工作,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当时在丹阳,对刘长胜领导的上海地下党情况变化不了解,刘晓提出了两种方案:在解放上海过程中,如果上海地下党遭到的大破坏,那末,进入上海后,就以全国总工会华东办事处的名义,立即动员组织全市职工协助接管和维持生产。如果上海地下党的工作顺利,就按照刘长胜的安排进行,不打出全国总工会华东办事处的牌子,干部另行安排工作。据陆象贤回忆,“我们进入上海后,高兴地看上海地下党迎接解放的工作很顺利。”

本文链接:http://megsmind.net/dianbaoma/470.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