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金誉彩票网官网 > 电报码 >

从电码到光纤 铁路通信“光速”发展

gecimao 发表于 2019-04-30 18:03 | 查看: | 回复:

  电报,作为世界范围内最早的即时通信方式,曾经在电话尚未普及的年代,发挥了巨大作用。然而,随着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电传机、发报机都已变成了历史,报务员这个职业也在人们的记忆中逐渐远去。

  新事物不断诞生,老事物渐行渐远。如今,已经成为历史元素的电报只能停留在人们的记忆深处。但在铁路系统中,电报依然存在。近日,记者来到南铁南昌通信段,揭秘“永不消逝的电波”。

  南铁电报所是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房间。这个房间鲜有人来,却承担着四面八方传递来的各项信息。这种传统通讯方式,主要是保障铁路信息的传递安全。

  “出于通讯安全的需要,铁路系统仍然需要电报,并且电报在行车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说它既是凭证,又是指令。”南昌通信段南昌通信车间党支部书记郑大旺说。

  1983年就进入铁路系统的郑大旺一直在通信一线年来,让他感受最深的,就是铁路通信方式的变化。

  对于早期的铁路系统,电报不仅是生活中的一种通讯手段,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电报承担着铁路运输调度指挥信息传送的职能,各种信息都需要通过电报远程传送,再通过人工投递的方式,进行信息流通。

  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铁路电报使用的还是摩尔斯电码。“当时用的发报机就是电视剧中的那种‘密码机’。”郑大旺告诉记者,以前学习电报,摩尔斯电码首当其冲。他入行时,几乎不再使用摩尔斯电码发报了。摩尔斯电码彻底退出铁路舞台,改用四位数汉字电报码和电传机时,时间已经到了上世纪90年代。

  轻轻推开电报房的大门,眼前的场景并非电视剧中那样:工作人员戴着耳机,手按电键发送电码,伴随“嗒,嗒嗒,嗒嗒嗒……”的声音。记者看见几台电脑、打印机和传真机一字排开,报务员廖会娣正坐在电脑前,按照一份待发的电报稿纸,敲击电脑键盘,输入一串串数字,显示屏上相应出现一个个汉字字符。

  1989年,廖会娣参加工作后就被分配到电报所成为一名报务员。20多年来,她亲眼见证了铁路通信的快速发展。

  “我参加工作时,发报机已经换成了BD055型电传打字机,电报也换成了‘四字码’。”廖会娣说,用“四字码”发报时,每一个汉字都被“翻译”成一组4个数字组成的代码,核对无误后发送;而在收报时,则要将每一组4个数字的代码译回一个个汉字,整理打印后再投递给收报单位。

  廖会娣拿出一本手掌大小、有些泛黄的册子,随便翻看一页,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汉字,每个汉字下都对应着4个阿拉伯数字。“过去,每个报务员都能熟记至少半本,常用汉字更是背得滚瓜烂熟,你看,‘2’就是‘南昌晚报’。”廖会娣笑着脱口而出,记住2000多个常用汉字的电报码、500个全国铁路网的全部站名、5752个铁路客运站名和货运站名,是一名铁路报务员的基本功。

  “现在我们用的都是电脑,但还是‘四字码’用得最顺手。”1989年,30岁的万晖转入报务岗,从那以后的20多年里,她再也没离开过这个岗位。

  万晖告诉记者,刚参加工作时,她花了半年时间才把2000多个常用汉字的“四字码”背了下来。如今,虽然老旧的电报操作系统已被互联网所取代,但她最熟悉的“四字码”已经忘不掉了。“如果用‘四字码’,我一分钟可以打上60-70个字,要是用其他方法,速度还没这么快。”万晖说。

  1996年前后,伴随着京九铁路的建设和全国铁路网的电气化改造,南铁电报所的通信手段又迎来了新的改变——纸质电报更换成电子化电报。“在全省范围内率先用上了光纤。”郑大旺说,在那个年代,为了保障运输安全,铁路部门都是新通信手段的首批使用者——不管是摩尔斯电码、电报、电话、电脑、网络,还是光纤通信,最新的通信技术都在电报所首先使用。

  2016年前后,铁路系统开始大刀阔斧地信息化改造,南铁也开始裁撤全省铁路系统的电报所。电报所的数量也从全局9个减到1个。

  虽然电报所的数量只剩下1个,但在南铁电报所里,7名清一色的“女汉子”依然施行着两班倒、白加黑的24小时工作制。在今年春运期间,电报所收发报数量猛增,平均每天接发电报近400封,最多时达700多封,比平日翻了4倍多。80米一卷的电报纸,一天能用掉近8卷,大概600米长。

  随着科技不断进步,“四码一电”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输入法的多样性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报务员的负担,不用再死记硬背繁琐的汉字代码。

  “通过内部宽带网络,全省所有的铁路部门都实现了网络覆盖,路局内部的电报可以通过内部公文系统发送。远距离通信也由以前的载波通信慢慢被大容量的光纤传输所取代。”郑大旺告诉记者,以往电报所收报后再人工派送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从曾经发报机的“滴嗒”声、到汉字电报码,再到现在的自动化电报系统,大规模、高速率的有线、无线通信方式,让铁路调度指挥和信息传送演变成看不见的大数据流。电报机虽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高质量地收发每一份电报,依然是电报所里每名职工的目标。

  “以后,或许连电报所都会消失,但电波却‘永不消逝’。铁路系统更新的通信设备的投入使用,我们这群人也许就是最后的电报人。”廖会娣说。

本文链接:http://megsmind.net/dianbaoma/241.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